您现在的位置:班花扒我裤子玩鸡故事 > 教育科研 > 教师培训 > 正文内容

新冠病毒去年底或已在欧洲传播?听听科学家怎么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5-12 浏览次数:

   近期,一份报告显示法国去年底就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比法国正式发现新冠病毒的时间要早几周。

   此外,另一份来自英国的基因研究指出,去年年底新冠病毒或已在全球迅速传播。 最初的病例到底出现在哪里?我们来听听欧洲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是怎么说的。 本周,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发表一篇标题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传播》的短篇通讯论文。 研究人员对巴黎北部一所医院因类流感疾病入住重症监护室患者的样本进行重新检测,发现一名42岁男子的样本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该男子出生在阿尔及利亚,已长居法国多年,自2019年8月以来没有出过国。

   他于去年12月27日到急诊室就医,后因病情好转于12月29日解除重症监护。

   这名患者是个鱼贩,与中国也没有直接联系,发病前更没有旅行史。

   这表明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国人当中传播,比2020年1月24日官方首次确诊病例早了近1个月。 此前,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显示,法国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不是由1月份来自中国的输入病例引起的,也并非来自意大利,而是来自一种在当地传播的来源不明毒株。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克里斯蒂安·林德迈尔在日内瓦的疫情简报会上说,有关法国的报道“改变了疫情的全貌”。 本周,英国一项新的基因研究发现,去年年底新冠病毒或已在全球迅速传播,并在首例感染后快速地扩散。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研究员弗朗索瓦·鲍卢克斯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其研究团队对超过7500名全球新冠肺炎患者身上提取的新冠病毒进行基因分析后发现,该病毒从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 这项研究被发表在《感染、遗传学和进化》科学杂志网站上。

   鲍卢克斯表示,在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找到“第一例”病人,“所有这些关于试图找到零号病人的想法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有太多零号病人了”。 新冠病毒来源于自然界近期有美国官员称,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这种说法被欧洲各国科学家所否定,越来越多的研究有力驳斥了病毒起源“阴谋论”。

   世卫组织官员指出,所有证据及目前所有约15000个完整的病毒基因序列都显示,新冠病毒来源于自然界,世卫组织没有收到支持美国政府说法的任何证据。

   意大利知名病毒学家普雷利亚斯科在接受总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来源于自然界,所谓新冠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说法纯属谣言,毫无事实依据。

   他表示,无论是数据库中的资料,还是个案的研究,都表明病毒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普雷利亚斯科认为,很多感染病例都是无症状,或者症状不明显,病毒传播肯定是隐藏在了冬季流感流行期间。 根据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的研究数据,至少从1月26日起,该大区的若干个省,加起来就已经有千余例病例了。 在那时病毒已经在人们还未警觉和注意前就悄悄地流行开来了,直到伦巴第大区出现了诸多重症患者,才让人发现这个藏在水面下巨大冰山的一角。 他表示,新冠病毒隐蔽性强,科学研究和认知过程需要时间,但得出结论必须建立在有事实依据的基础之上。 伊恩·琼斯教授是英国雷丁大学生物科学学院的病毒学家,自疫情暴发以后,他一直密切关注着全球疫情的发展。 关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的谣言,琼斯教授表示“这绝不可能”。 琼斯教授表示,因为病毒的基因序列明确的表明这是一个动物病毒,如果是实验室对病毒做了基因改造,就会有相应的标记显示出人为改造的地方,但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有这样的标记存在。 他认为,毫无疑问这个病毒是人畜共患病毒,从动物宿主,也就是蝙蝠,通过某种媒介感染了人,而不是从武汉的实验室来的。

   将疫情政治化不利于国际合作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的严峻挑战,国际合作才是战胜疫情最有力武器,然而当下某些政治人物却将病毒变成自己的政治武器。 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传染病学教授戴维·海曼教授,曾担任世界卫生组织安全和环境事务助理总干事、领导非典防疫工作,目前仍作为新冠肺炎疫情紧急顾问团的主席为世卫组织提供意见。 他指出,新冠肺炎病毒源自自然界,当下有很多阴谋论。

   现在进行这样的谴责是错误的,更重要是各国携手合作,而不是推卸责任。

   他表示,美国曾是多边合作的强有力的榜样,但不幸的是美国改变了立场,这对于全球化很不利。

   他表示,现在各国应该团结起来阻止疫情蔓延,但一些实现了工业化的发达国家并没有承担起领导者的责任。

   瑞士国际与发展研究学院全球卫生中心创始董事兼主席伊洛娜·基克布施教授是一名德国政治科学家,以其对全球卫生治理、全球卫生外交等方面创新性的卓越贡献而享誉世界,曾获得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功绩勋章,《柳叶刀》杂志将她描述为全球医疗改革者。

   基克布施教授表示,某些政客玩弄“指责游戏”手法,不断地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

   她认为,这种“指责游戏”好比烟雾弹,一开始攻击中国没有作出正确的反应,然后攻击世卫组织没有作出正确的应对。

   这些说法在国际上并没有获得太多支持,现在话题焦点转移到了新冠病毒起源和应对是否负责任上,俨然成了地缘政治的指责游戏。 病毒溯源需要基于科学现在最初的病例到底出现在哪里?这是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还是要以科学为依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6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这病毒的溯源是十分复杂的工作,目前科学家和疾控专家还都没有得出确切的结论,这个工作还在继续当中。 她强调,这必须交由科学家和专业人士去研究、去追溯,并且基于科学的事实,就病毒的溯源和传播的路径来做出判断,以便人类今后能够更好地应对此类重大传染性疾病。

   (总台记者张赫邹合义邓宗宇朱赫西佳静楠)。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